深度分析:宗馥莉一年前或已遭人设局
深度分析:宗馥莉一年前或已遭人设局
来源: 投行圈 发布时间: 2017-07-17 11:52

大股东在公司上市后卖壳是很正常的手段,现在一只创业板的壳价在3亿左右,但这个价钱是包括控股权的。一只壳的股权一旦被打散了,那这壳的价格就不值这金额了。

本文由郑秋英发表于微信公众号:投行圈(ID: touhangquan888)

5月12日,宗馥莉通过旗下公司向中国糖果提出现金要约时,中国糖果每股要约价为0.3565港元,预计花费5.73亿港元。但在7月13日晚间,中国糖果宣布,截至7月13日下午4时,在要约项下收到涉及4.19亿股股份的有效接纳,占中国糖果已发行股本的26.03%,该比例未能达到入股的先决条件,即要约收购可以达成的50%股份比例。因此收购未能成行。

与此同时,中国糖果股价迎来暴跌。截至7月14日收盘,公司股价为0.23元,跌幅达56.79%。相关数据显示,从3月底市场传出宗馥莉将入主中国糖果的消息后,中国糖果的股价就一路上涨,曾一度由0.18港元暴涨至0.9港元,累计最高涨幅一度超400%。结合7月14日收盘价格,中国糖果三个多月的涨幅近乎全部蒸发。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12日宗馥莉提出现金要约时,中国糖果的股东嘉庆和Noble Core均作出不可撤回承诺,两者实际拥有的26.01%的股权将接受要约。而截至7月13日下午4时,在要约项下收到的有效接纳,占中国糖果已发行股本的26.03%。也就是说,除了上述两大股东外,中国糖果的很多中小股东并未参与此次要约。

另外,5月12日中国糖果每股要约价为0.3565港元,低于5月10日的收市价每股0.520港元,折让约为31.44%。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笔者,大幅折让的收购方式向少数大股东时可行,因为他们是大宗转让,且之前也达成共识,属于战略行为。对于中小股东而言,大幅折让并不能让他们得到投资收益,所以缺乏吸引力。宗馥莉这一收购案例,既包括大股东也包括中小股东,又涉及一次性触发要约收购,不能分别为大股东和中小股东设置两个收购价,所以这样的要约收购很难成功。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同这一观点。他还提到,如果两大股东股权更多的话,可能更有利于本次收购。“毕竟在资本市场上,股权较低伴随着的是话语权降低,综合成本较高。”他说。

或继续寻求收购

资料显示,中国糖果是一家总部位于福建的糖果制造商,生产包括凝胶糖果、充气糖果、硬质糖果及巧克力制品等类型糖果产品,于2015年11月11日在香港创业板上市。不过,该公司在2016年处于亏损状态。相关财报新式,该公司2016年度收益为人民币7576万元,同比减少6.7%,年度毛利约为人民币1598万元,同比减少21.9%,年度亏损约为人民币329.1万元。

娃哈哈集团之前对外回应称,此次收购只是宗馥莉的个人行为,与集团无关。有业内人士称,此次收购更像是宗馥莉要自立门户。宗庆后与宗馥莉之间因为理念差异、在对企业经营上有分歧,所以不排除宗馥莉希望在娃哈哈现有体系外开辟一个属于自己可以掌控的平台来经营她旗下的业务。

只是,此次收购失败,令宗馥莉“深表遗憾”。她在微博上发布关于“与中国糖果控股有限公司现金要约失效”的声明,表示“对于本次要约结果,公司深表遗憾。”

不过,该声明还提到,“这是一次积极的、具有建设性意义的探索,为公司将来在相关领域布局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这暗示着宗馥莉未来似乎将有新的动作。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认为,娃哈哈作为实体企业,拥有资本层面的依靠必然是有益的。宗馥莉收购糖果必然是为了娃哈哈潜在的利益而做出的决定,她将会继续寻找下一个收购对象。只是,通过本次收购失败的事实证明,未来宗馥莉的收购之路可能会更加的艰难。

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告诉笔者,收购中国糖果,能够与宗馥莉执掌的业务板块产生协同和整合效果。而这一目的随着收购的失败而告终。另外,从该事件也能够从看出,宗馥莉只是单纯依靠现金而不是杠杆资金去收购,说明其品牌输出能力还不成熟。“这可以看做宗馥莉在资本市场的一次练兵,对未来执掌娃哈哈的并无太大影响。”他说。

港股年度最佳骗局!娃哈哈太子女一年前已遭人设局?

中国糖果于2015年11月11日在港交所配售上市,配售价为0.2元。当时主要股东嘉庆发展(由公司主席许金培及其配偶洪荫治持有)持有51.99%和Noble Core(由郭纯怡及其配偶叶雅云持有)持有20.01%。

表面上,街外流通的股权有28%,但既然是配售上市,还要一上市就高开了25倍(不是25%),那不用说都知道那28%其实都在大股东的相关人马手上。

2016年6月15日,大股东嘉庆发展作出第一次的减持,场内减持了7.21%,平均价为0.115元。

2016年8月23日,嘉庆发展以每股0.115元再次减持1.5亿股,大股东持股量下降至33.58%。

2016年12月28日,嘉庆发展场内再度减持3亿股,成交均价0.158元。大股东持股量下降至11.19%。

大股东于公司上市至今一年零八个月内作出了3次减持,从51.99%减持至11.19%,涉及金额约7,600万元。

有减持就自然有增持,减的还要是大股东,涉及的量更达40%。那究竟谁买了这40%,成为了新的大股东?

我们来看权益披露,再加上三次公司发布的公告,里面都没有提及买方是谁,也就是说三次买卖中都没有一位买家是超过5%的股东。

大股东在公司上市后卖壳是很正常的手段,现在一只创业板的壳价在3亿左右,但这个价钱是包括控股权的。一只壳的股权一旦被打散了,那这壳的价格就不值这金额了。

因此,大股东把拥有的40%股权分批卖给不同的“散户”是绝对不合常理的做法。

而我想到的解释只有两个,一就是为了在部署未来抛售这批股票时,并不需要作出披露,二的是制造股权分散的假像。

同时,我针对嘉庆发展最后一次的减持,翻查了一下中央结算及交收系统(CCASS)的记录,发现当中15%股权是由两间券商所持有。

表面上大股东沽出的股票是到了持股比例5%以下,而不需要披露持股的投资者手上,但实际上是集中在少数的券商手上,你说他们不是一致行动人士,谁信?

两间券商于2016年12月底开始持有,直到2017年5月中不约而同减持,目前持有股权不到0.2%。

嘉庆发展第三次减持的出售价为0.158元,而两间券商在0.5-0.9元的区间减持,粗略估算,持有这15%的“散户”赚了约8,500万,这还只是当中部份的“散户”而已。

早几天随着两间上市公司披露沽出嘉庆发展,终于知道其中两位“散户”的身份。

其中一位是惠生国际(1340.HK),公司于4月3日开始在市场上出售中国糖果6,440万股,占约4%的股权,赚了3,595万元。算一算,公司的成本价刚好是0.158元。

而另一间就是迪臣建设(0.255, 0.00, 0.00%)(8268.HK),自2017年5月25开始出售中国糖果5,100万股,占约3.17%股权,赚了2,642.3万元。再次计算,公司的成本价又刚好是0.158元。

表面上,中国糖果的大股东在公司上市半年后极速减持,通过三次出售令股权由51.99%变为11.19%,但实际只是改变及隐藏了持有者的身份,股权仍然高度集中。

最后更是在2017年2月23日发动最后一击,宣布用尽配股的上限20%,以0.148元配售予不少于六名承配人。数字上看,大股东的股权进一步被分摊,嘉庆发展变为持有9.33%的股权。但其实是中国糖果的股权进一步被集中了。

公告的内容如下:

留意公告中称,拟将净筹款约2,000万元用于购买一项物业以作办公室之用,约1,870万元用作集团的一般营运资金。

3月17日公司宣布完成配售2.68亿股,净筹3,870万元。过了两星期,在3月30日公司就停牌宣布获潜在可能收购要约。

两星期前公司还在配股考虑购买物业以作办公室之用,今天就决定卖盘了。

这不是在菜市场买菜,收购一间公司前都会有正常的尽职调查,这未免令人怀疑配股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在收购消息出来前,低价拿更多的筹码。

因此,如果这次事件是加进炒股的角度去想,那么所有事情都会变得合理了。

大股东的股票先转手到不知名的友好人士手上,制造股权分散的假像,一是为了日后于市场上出售的方便,二是为了创造对于炒股票有利的宗馥莉收购剧情。

试想想如果大股东仍持有50%以上,一来宗馥莉就能够完成收购公司控股权,那么它的出售价最多就是宗馥莉提出的0.3565元。

相反,现在大股东预先减持自己的股权,制造他及二股东股权加起来才26%的局面,这样就迫使有心收购的宗馥莉提出要收购50%才继续收购的先决条件。

之后相关人马就配合传媒渲染宗馥莉收购成功后公司的发展潜力,在要约投票前,利用散户的预期把股价炒至远高于0.3565元收购价。

不成功的话,就选择卖给宗馥莉。成功炒上的话,各路相关人马就高位套现。

最后留下毫不知情,天真又美丽的太子女宗馥莉。

免责声明:乐视财讯选取的自媒体内容不代表乐视财讯的观点与立场。乐视财讯尊重优质原创内容的版权,如果优质的原创内容经过选取但未能直接联系到作者本人,请作者与 cxzk@le.com 联系。

发表评论
继续下滑查看下一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