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港交所拿华多利来祭旗
为何港交所拿华多利来祭旗
来源: 王雅媛港股圈 发布时间: 2017-08-11 13:08

截止去年12月,华多利集团总资产仅剩5658万港元,再加上1591万的负债,现金的状况,也没有足够的收入和利润去证明集团拥有切实可行的生意。

本文发表于微信公众号:王雅媛港股圈(ID:Victoria-hk-stocks)

8月7日(周一),华多利集团(1139.HK)发布被联交所除牌的公告。

随后,其股价短短几天暴跌了70%:

为大家简单科普一下,对主板上市公司关于除牌退市需要经历的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若上市公司已停牌一段时间但并无采取足够行动复牌,又或者触发除牌条件,将被停牌六个月。6个月期限结束时,交易所会决定是否应延长此阶段或进入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发行人需在这之后的6个月内呈交复牌建议。在此限期结束时,交易所会考虑其建议并决定延期或者进入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交易所会指出该名发行人的资产或业务运作不足以维持其上市地位,同时给出发行人可呈交复牌建议的期限(一般为6个月);

第四阶段:在第三阶段结束时,如未获复牌建议,发行人的上市地位将被取消。

事实上,除牌制度是为了保护中小股东利益,维持市场公平有序。虽然规矩早已定下,但过往联交所只是针对长期停牌或资不抵债面临清盘的公司。那这次是以什么理由拿下交易中的华多利呢?

一、除牌的表面原因

根据除牌公告,联交所给出的理由有以下两点:

(1)主营业务亏损

华多利目前主营的二手车贸易和放债业务处于低水平运作,营业收入极低导致入不敷出,出现亏损和营运现金流为负。

2016年,其收入仅为490万元,对!你没有看错,这是收入不是利润。别说一家上市公司,路边摆摊卖面的大爷都可能年入百万(源于腾讯新闻)...

从下图可以看到,其主营收入逐年下滑,这种情况净利润却在改善。意味着业务收缩越多,亏损就越少,公司不经营最好。

当然,投资是看未来的。虽然过往业绩比较差,但或许将来能实现快速增长呢?对此,联交所给出了第二点理由。

(2)新业务,低增长

新车业务处于初步发展阶段,营业规模很小,对公司增值贡献不大。

目前,公司仅签订4份合同约3500万港元,所产生利润仅为50~100万港元(基于同行1.5%~3%的利润率)。

虽集团预测该业务未来能实现翻倍增长,但在新车销售量如此少的情况下,这种预测显得毫无根据。

另外,集团仅由八名员工经营,根据年报显示,这“8名雇员”已历时多年了,没有新增员工的趋势,也就是说集团没有扩大业务谋求发展的念头。

截止去年12月,华多利集团总资产仅剩5658万港元,再加上1591万的负债,现金的状况,也没有足够的收入和利润去证明集团拥有切实可行的生意。

而根据《上市规则》13.24,要求发行人须有足够的业务运作或拥有相当价值的资产,其证券才得以继续上市。联交所认为华多利不满足此条件,被除牌也无可厚非。

不过话说回来,业绩差、增长慢、资产少的上市公司在港股市场其实不少。如果是根据这次联交所给出的除牌理由,那投资者岂不是要尽快抛售手中类似的股票?否则会随时面临除牌的风险。

别慌!我认为“没有能力维持上市地位”只是联交所给出的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的目的其实是借此打击港股市场中的毒瘤 — 老千股。

其实,华多利在多年前就有了被列入除牌程序的经验,它是二次惯犯。

二、华多利:财技惊人

华多利集团是由陈进财(主席)于1988年创立,1998年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上市后,股价曾在半年内先暴涨6倍再暴跌90%以上。经此一役,股票要么没成交量,一旦有交易股价,便产生巨大波动,日内涨跌几倍相当正常。

下图是最疯狂的一段走势(2000.10-2005.12)。一天内从高位暴跌可达90%,让人刻骨铭心。虽然我非技术派,对图表分析也不算在行,但这种如心电图的股价走势,也算让我见了世面。

明显存在 “股价管理员”走过的痕迹。

粉墨登场的2006年:

5月18日,中银香港向法院起诉华多利集团及主席陈进财欠其1290万港元;

迫于还债压力,6月华多利向市场配售2580万股(占总股本20%)仅集得361万港元,其中手续费就高达20万港元;

由此中银香港收回300万港元,同意延后其还款日期;由于欠款未还清、配股额度用完,集团9月宣布供股而临时停牌。

联交所心想:上市融资发展是天经地义,但如今欠款区区300万还要向市场拿钱?于是质疑华多利维持经营业务及运作的能力,要求它给出合理的复牌建议。

拖延除牌的2007年:

所盯上的华多利自然不好受,11月9日老老实实向联交所列明将来的业务和重组计划,以拖延进入除牌程序第二阶段。

进入除牌的2008年:

联交所不满意华多利空洞敷衍的计划,1月令其进入除牌程序第二阶段;

如同死猪不怕开水烫,鉴于华多利的无作为,联交所忍无可忍于12月令其进入除牌程序第三阶段。

一旦第三阶段结束就要面临退市了,华多利仍无所畏惧?你也该有行动了吧。

积极收购的2010年:

6月1日,华多利提出以5000万港元收购销售二手车的Jumbo Chance;

9月2日,再次提出以7000万港元收购制造LED灯的深圳三升。

不管是管理层真心希望公司业务好转,还是对联交所使用缓兵之计,收购计划成功延后除牌第三阶段的截止日期,也就是暂缓了集团被迫退市的步伐。

柳暗花明的2011年:

7月11日,联交所同意华多利完成供股和收购计划即可复牌;

10月24日,联交所再次批准有重大变化的复牌建议,规定它在2012年1月14日前完成复牌条件。

咸鱼翻身的2012年:

1月6日,华多利终止收购深圳三升,同时改用6000万港元收购Jumbo Chance。由于重组事项有变,联交所同意延长达成复牌条件期限至6月5日;

5月18日,华多利终于完成供股集资约1.1亿港元,其中6000万收购Jumbo Chance、1560万还债、2370万收购同行公司。

最后,华多利还清债务并完成公开售股和收购事项,达成了复牌条件,联交所同意其6月12日恢复交易,逃过了第一次被除牌的危机。

而华多利在这次跟联交所博弈中,也创下了一项前无古人的供股方案。

2011年11月,华多利股票先20合1,股价从收市价0.149港元调整为2.98港元,在此基础上折让95.6%进行1供110的超大比例供股。

此次供股令华多利的股权极其集中,主席陈进财极其一致行动人士便持有高达92.7%的股权,而其他公众股东仅持有7.3%。

股票价格也在复牌后短短一个月时间涨幅高达近七倍。

在此之后,华多利的股票又回复到了平时成交量不多,股价时不时舞高弄低的状态。

三、监管机构刮股疗毒

虽然华多利曾进行过一次空前绝后的供股方案,但我们查回公司的集资记录,复牌以来,华多利集团没有通过配股、供股等融资手段向市场拿一分钱。

如果把传统老千比做是强盗,那么复牌后的华多利顶多只算是小偷级别,恶行最多也就是在市场上舞高弄低自己股价,还不至于奸淫掳掠。

为何联交所偏偏拿这小偷来开刀?

我认为是跟除牌条例有关的,虽然按条例联交所有权以业务收入或资产不足以维持上市地位来对一家上市公司进行除牌。但问题是多少才算不足以维持上市地位呢?!这个并没有白纸黑字的硬性指标。

这几年老千股当道,老千集团已积蓄了一定的财富实力,如果联交所毅然向老千系列出手,疏于防备可能会遭到老千系列提出司法复核,胜算如何仍是未知数。

更聪明的做法是,联交所向实力较弱的公司伸手先试水温,进一步提出修改除牌条例漏洞,避免将来与老千们正面交锋时落得下风。

预计将来会有更多的老千股被责令除牌,还香港股市一个朗朗乾坤。

免责声明:乐视财讯选取的自媒体内容不代表乐视财讯的观点与立场。乐视财讯尊重优质原创内容的版权,如果优质的原创内容经过选取但未能直接联系到作者本人,请作者与 cxzk@le.com 联系。

发表评论
继续下滑查看下一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