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等接连出售境外项目:监管无奈还是投资回流
复星等接连出售境外项目:监管无奈还是投资回流
来源: 明天财讯 发布时间: 2017-11-14 22:10

风向变了,中国企业出海“买买买”的黄金时代或将不复存在,而“卖卖卖”可能会成为王健林、郭广昌等大佬们的选择。

风向变了,中国企业出海“买买买”的黄金时代或将不复存在,而“卖卖卖”可能会成为王健林、郭广昌等大佬们的选择。

近年来渴望在海外市场仰仗资本杠杆大展拳脚的中国企业们,在最近一年内持续受到“暴击”,相关部门的连续政策指令开始让这些大佬们开始收紧银根,继而将资金转向国内。

曾高调出海的复星集团近日就率先在海外出售地产业务。近日,据英国权威地产期刊Estates Gazette报道,复星集团以9700万英镑(约合8.4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伦敦金融城Lloyds Chambers大楼出售给美国纽约一位私人投资者。

据了解,复星出售的Lloyds Chambers大楼,是该公司收购的首个英国项目。2013年10月,复星以6450万英镑(约合5.62亿人民币)的价格将其收入囊中。如若此次交易成功,复星可赚约2.83亿元。至于出售项目所得资金将做何用途,复星并未透露。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复星首次出售其持有的海外地产项目。此前数年,复星曾耗巨资陆续在伦敦、纽约、东京、悉尼、里斯本等地购置物业。

只是近期的政策监管的措施,让复星在海外的投资决策迅速放缓。与此同时,复星内部管理层的频繁变动也让外界开始将矛头对向了头顶“中国巴菲特”头衔的复星掌舵人郭广昌。

从买到卖 复星嗅到了什么?

郭广昌在2015年的突然失联让外界对复星的命运产生了悲观的联想。

这一段插曲为2016年之后的复星变化奠定了基调,“当所有人激动时,我们会变得更加谨慎。”郭广昌在2016年3月31日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模仿巴菲特的名言说道,这是他在2015协助中国有关部门调查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风波之前和风波之后的复星表现完全迥异。复星自2009年开始国际化战略以来,先是在2010年收购地中海俱乐部7.1%股权完成了首笔交易,随后开启了在海外“买买买”的模式。

2011年,复星收购了加拿大一矿业公司和希腊时尚产品Folli Follie集团部分股权。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又完成了两起海外收购。2014年和2015年更是加速投资海外,分别完成了14起和17起并购案,据不完全统计,其总支出高达100多亿美元。而这些投资大部分围绕银行、保险业及影视、地产、娱乐业等行业展开。

但在2016年,复星的海外投资步伐明显放缓。复星掌门人郭广昌在这一年公开表态:复星在未来两年将专注于消化已收购的资产。

事实上,复星在2016年上半年曾终止了两项海外收购计划。一是复星计划以4.61亿美元从德雷克集团有限公司处收购以色列保险商Phoenix Holdings 52%股权,二是复星计划收购比利时商业银行BHF KB。

同年12月份,复星国际宣布出售美国特种险Ironshore100%的股权。并于今年5月1日,以29.35亿美元的价格正式交割。

巧合的是,在2016年12月,国家相关机构表示,将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

今年6月份,市场传出银监会要求各大行排查包括万达、复星、海航在内的数家企业的境外授信及风险分析,重点关注并购贷款及内保外贷的情况。

随后的8月18日,国家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其中明确表示,限制境内企业开展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

业内人士认为,复星的海外投资从以往房地产、娱乐等行业,转向食品、医药等实业,是其在嗅到风向变化后,做出的战略调整。

果不其然,今年7月,复星接连出手,一是联手三元股份共同收购法国健康食品公司St Hubert,预计交易的总金额将达到6.25亿欧元(约合49.77亿人民币)。另一个是复星医药拟通过控股子公司出资不超过12.6亿美元收购印度药企Gland约86.08%的股权。不过,截至目前,这两个项目尚未传出是否已获监管部门批准的消息,成功与否尚待观察。

据悉,监管层对大型企业海外投资路线已有政策指引,比如投资一带一路。而郭广昌在7月底曾发表“飞机感想”,他表示,整合金融资源对国家的“一带一路”建设很重要,复星将参与金融“一带一路”的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复星是一家多元化投资集团,不同于那些沿着主营业务出海收购的公司,复星依赖大量负债收购与其主营业务不太相关的企业,如果一些重要资产板块出现经营不善,将使复星陷入债务风险。

曾经的出海明企今何在?

无有独偶,由于国家监管层对海外投资的政策变动,除了复星,万达、海航和安邦等大企业今年都在出售部分海外资产。

作为与复星几乎同时段“出海”的万达,在监管部门表态要排查授信风险后,至今未有新的海外并购动作。

与复星不同的是,万达投资的酒店、影院、房地产、娱乐业项目均在政策限制范围内。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万达受政策影响直接。

据媒体报道,2016年11月,万达达成了收购金球奖制作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协议,不过由于中国监管机构资本控制政策,这项交易最终在今年3月份告吹。

今年1月份,英国上市公司St.Modwen以6.16亿英镑的价格公开招标出售伦敦市中心地块Nine Elms Square地块。同年6月21日,St.Modwen官网宣布与万达商业完成交换契约,交易代价为4.7亿英镑(约合40.9亿人民币)。但在今年8月,万达在最后关头放弃了这笔交易,由富力地产和中渝置地接盘。

7月21日,万达董事长王健林首次公开表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我们决定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

再来看看海航。自2016年年初以来,经历了总值超过400亿美元、由债务支持的收购狂潮之后,海航从一家默默无闻的航空公司变成了风口浪尖的话题性公司。

近日,有消息称,海航或将出售其持有的西班牙NH酒店集团(NH Hotel Group SA)29.5%的股权,而接盘者最大可能是法国雅高酒店集团。2013年,海航收购了NH酒店20%的股权,2014年又增持了8.3%的股权,成为NH酒店第一大股东。

海航在2013年首次投资NH酒店时,NH酒店正处于亏损状态。经过一系列债务融资之后,NH酒店于2015年恢复了盈利。

但在2016年6月,因为NH酒店的股东们考虑到海航收购了NH酒店在欧洲的竞争对手Carlson Hotels Inc和Rezidor Hotel Group,而该酒店与NH酒店在德国、比利时等欧洲很多市场都处于竞争关系,有潜在的利益冲突。所以罢免了海航在其公司任命的四位董事,包括一位联席主席和其他三名董事。

目前,此项交易并未得到海航的确认。但业内人士认为,出售NH酒店的股权可能会对海航的海外投资战略造成很大影响。

安邦也未能在监管风波中幸免。今年2月底,安邦买下的华尔道夫酒店宣布,将关闭两至三年进行全面的翻修,重新开业后部分客房或将改造成公寓出售。作为美国纽约地标性建筑,华尔道夫酒店占据了曼哈顿核心地段的整个街区,常年入住率超过90%。

2014年10月,安邦保险斥资19.5亿美元从希尔顿全球酒店集团手中拿下华尔道夫酒店大楼。根据声明,希尔顿与安邦达成了100年期合约,将继续经营华尔道夫酒店。

今年2月,据外媒报道,安邦计划将华尔道夫酒店四分之三的客房改造为公寓。在华尔道夫重新开张时,这家酒店将有300—500间升级至豪华标准的客房,其余房间将作为公寓出售。而这一笔改造费用预计将超过10亿美元。

有媒体曾计算,如果把华尔道夫全部改造成公寓出售的话,安邦将最多可以获得40亿美元的收入。40亿美元的价格意味着,安邦不但能一次性收回买酒店的钱以及整修费用,还能负担华尔道夫目前1500名员工的遣散费用。

由此可见,华尔道夫的“公寓化”确实能够令安邦在最短时间内进行“回本”。至于“回本”资金如何使用,安邦并未透露。

事实上,国家监管机构针对海外投资的排查,目的就是为防止海外投资给国内金融体系带来风险。因为其中很多企业都是使用从国内金融机构获取的人民币贷款去进行海外收购,或者搞内保外贷,即由国内银行向境外银行出具担保函,然后由境外银行放款。

但无论是哪种投资方式,一旦出现问题,甚至出现所谓的“资产转移”,国内银行都会被套进去。简单的讲,大公司过了一把“买买买”的瘾,出了事最后却要银行来买单。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国家对之前鼓励企业“走出去”,但相关监管、审查没有跟上的一个优化和修正。

发表评论
继续下滑查看下一篇资讯